刘霓娜关新刚正解大众耳熟能详的关公文化故事-关公缘

刘霓娜
阅读本文前,请您先点击上方蓝色字体“关公缘”再点击“关注”免费加入我们,连接300万关公信众,讲关公,学关公,拜关公,敬关公。学关公 行鸿运拜关公 结善缘
关新刚先生认为,关公由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关羽、文学艺术中的关公、民间信仰中的关帝共同组成,已成为一个超时空、超民族、超国界、超信仰的国际道德偶像,目前已在全球168个国家和地区广泛传播,拥有广泛的信众和国际影响力。
但不可否认,在关公文化的传播过程中,因为历史或者其它原因,仍然存在一些对于关公文化曲解的地方。作为关公故里的关公后裔,有责任有义务进行了科学地考据和论证,正本清源,以正视听,以便更好地弘扬关公精神,传承关公文化。近十多年来,他以“尊重历史,客观详实,竭力搜集,弘扬故里”为理念,倾心研究关公文化和关公精神,先后编辑出版了有关关公文化的各类书籍10余本,和几十篇研究文章。其中一些研究文章颇为引人入胜,特挑选几处与大家分享。
关公读的是《春秋》还是《左传》?
人们常说关公夜读《春秋》,关新刚先生认为史料证实关公读的是《左传》。《三国志·关羽传》裴注引《江表传》记载:“羽好《左氏传》,讽诵略皆上口。”《三国志·吕蒙传》释注:“斯人(关公)长而好学,读《左传》略皆上口,梗亮有雄气。”金代人田德秀的《嘉泰重修庙记》中称:“公平喜好《春秋左氏传》……”史料中记载关公读《左传》的还有很多,但它们大都依据于历史名著《三国志》。陈寿为三国时期蜀汉的著名史学家,因而对关公讽诵《左氏传》的记载,应当是比较真实准确的。但在一些史料中,却有着关公祖父耕读为本喜读《春秋》,关公秉烛达旦讽诵《春秋》等论述。同时,民间还大量珍藏有关公读《春秋》的雕像、版画以及“心存汉室三分鼎,志在春秋一部书”“文夫子武夫子两个夫子,作春秋读春秋一部春秋”等楹联;盛传着关公“四好”祖训与“四件”宝物的传说,“四好”祖训即为读好书、说好话、行好事、做好人,“四件”宝物即为赤兔马、《春秋》书、汉寿亭侯印、青龙偃月刀。关公读《春秋》的由来,史人大致有四种释解缘由。一是由于《春秋》记事简略,后人以“传记”的形式为它做了很多补充和评论。而关公喜读《左传》,其实是《春秋》加《左传》,也就是《春秋左氏传》。《春秋》字面意思比《左传》要好,内涵也丰富,因而关公秉烛夜读《春秋》取代了秉烛夜读《左传》。二是“春秋”一词与《春秋》一书的寓意是相同的,“春秋”一词便是那个时候所有史书的代名词。“关公读《春秋》”可以理解为“关公读史书”,当然涵盖《左传》了。三是《三国演义》里没有明确写明关公夜读的是什么书,但却写清了关公深明《春秋》,后人把这两个故事掺杂在了一起,便演绎出了“关公夜读《春秋》”的说法。四是世称《春秋》乃“文圣”孔子之大作,孟子又讲:“孔子作《春秋》,而乱臣贼子惧。”关公追随刘备,尊崇汉室,维护正统。只有尊孔重经读《春秋》,才符合其“武圣”的尊贵身份,也才能和孔子一并而成“文武二圣”了。同时,关公在民间的声望极高,《春秋》一书又是儒家的重要经书之一,从这个意义上说,关公为什么要夜读《春秋》或者关公是否真的曾经夜读《春秋》的问题,实质上是儒家为什么要让关公夜读《春秋》的问题了。
关公所用是不是青龙偃月刀?
小说《三国演义》围绕青龙偃月刀重墨描述,全程跟踪。但关新刚先生通过研究发现,关公真的使用青龙僵月刀了吗?答案并非如此!首先,正史《三国志》中没有提到关公用的是什么兵器,裴松之注中对此也没有明确记载。如果真曾使用过青龙偃月刀,正史中一定会有印记。其次,在汉末三国年代,压根就不存在这种武器,因为制造工艺不成熟,难以生产。又据查证,在汉代,战将的兵器要么是长矛,要么是长戟,要么是环首刀,而不会是大柄长刀。因为当时马蹬尚未普及,将军们还无法在战马上使用像长柄大刀这样的兵器。从东汉末期战事来看,关公戎马一生,大战无数,斩颜良一战可以说是武力巅峰之作。正史《三国志·关羽传》中对于关公斩颜良的精辟描写则是:“羽望见起魔盖,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,斩其首还,绍诸将莫能当者,遂解白马围。”在这里,关键就是一个“刺”字,刺完之后拔出佩刀斩其首级。因而关公斩颜良,应该是先刺后斩。我们从中也可以判断,关公在战马上所用的长兵器,应当是汉代最常见的长矛。据考证,最早的偃月刀,其实叫掩月刀,应出现于唐代骑兵盛行的年代。最早文献记载,是在北宋庆历四年(公元1044年)官修的《武经总要》一书。该书中的“掩月刀”的形状绘图与后世传说的关公青龙偃月刀几乎一样,只是刀身上没有青龙纹饰罢了。偃月刀得到大关规模运用是在宋代以后,主要为礼仪用品,是外交、礼葬、加官晋爵等大型礼仪活动时使用的礼器。多为军中仪仗或武举考生习武用刀,并非战场以及武力相搏的兵器。为什么非要给关公加一把青龙偃月刀,《三国演义》成书于元末明初时期,此时,关羽已升华为关公、关王了,不再是一个历史人物,而是一个万民敬仰、世代推崇的英雄了。英雄必然会有一个完美的形象,就要有一个成风漂源的兵器才行,只有这样民众才会有敬畏之心。青龙偃月刀的特殊性,尤其符合关公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形象。关公大刀神力无比,代表着我们披荆斩棘、克难攻坚的信念支撑和精神力量,只要我们有不畏艰险,勇于拼搏的英雄气魄,就没有战不胜的难关!
关公“易姓”之说
对于民间传说的关公姓冯的传说,关新刚认为关氏后裔确有“隐姓”之事,但并非关公“易姓”之说。可以肯定地讲:关公姓关,正史有明载。首先,《三国志·蜀书·关羽传》根本没有提到关公“易姓”之事。在三国、两晋时期的正史中也没有关公“易姓”的说法,就连当时的野史也没有关公“易姓”的记载。其次,从常平关帝家庙中圣祖殿内供奉的关公始祖、先祖和清初年间从关公祖宅的古井墓砖上发现的刻记着关公祖、父两世的《关候祖墓碑记》以及各地关公后裔保存的《关氏族谱》来看,关公从无“易姓”之说。再次,姓氏是中华民族传宗接代、不可更改的传统习俗,关公家传至孝,刚强坚毅,也不会有“易姓”之事。《三国演义》首篇就有关公自报“吾姓关”的记载。因此,关公“易姓”之说,无异于是对常平关帝家庙等历史真迹的否定,也无异于是对关公形象的否定。但在关姓之族的数次无奈迁徙中,确有隐名埋姓的历史记载。如公元179年,关公在家乡斩杀恶霸后,常平村的关姓后裔们,远者隐名埋姓逃往他乡,近者改姓姒、冯隐居近郊。公元263年,曹魏伐蜀,庞会为报父仇,带兵欲把关氏之族灭门绝后,居住在益州(现成都)的关兴一支系隐名埋姓逃到湖北江陵一带,后定居信部(现河北冀州市)。三国归晋后,迁回祖居老家河东。
运城乃关姓祖籍之根
运城是华夏关姓的祖籍之地、繁衍之根。据《通志·氏族略》以及《姓源》记载:关龙逄,夏朝时期河东安邑(今运城市盐湖区)人,曾因封为陇西关中王,遂被赐姓为关,关姓由此而来。在历史记载中,关龙逄是第一个因为进谏忠言而被杀的大臣,后人赞誉他为“天下第一忠臣”“忠谏第一人”。关龙逄因忠言进谏被夏桀王残忍杀害,死后被葬于夏朝国都安邑城东北玉钩山下(今运城市盐湖区安邑办事处东北处)。南北朝北魏时期著名隐士、易学家——关朗,既是关姓后裔,也是河东人。曾受到北魏孝文帝器重、召见并拜为秘书郎。元代杂剧作家——关汉卿,也为关姓后裔、河东解州人。虽然他们相距几千年,但又都出生于河东运城,这既证实了运城是华夏关姓之祖籍,又说明了这里还是关姓繁衍之主根。据资料记载:运城关姓之族繁衍各地主要有四大原因:一是关公杀恶除霸后,官府满门抄斩,迫使家乡关姓之族纷纷逃往他乡;二是历代尊奉关公,各地兴建关帝庙,关姓后裔举家迁徙他乡看守圣庙;三是在我国历史上人口三次大迁徙中,关姓之族也伴随着闯关东、下南洋、走西口而遍布各地;四是关姓之族繁衍生息,聚久必分,分久必聚,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。
关平不是义子
《三国演义》中曾说关平是关公义子,但《三国志》和《蜀记》中从无此种说法,《关帝志》中也有关公“稍长娶妻胡氏,于灵帝光和元年(公元一七八年)五月十三日生子关平”的记述;《关公世系考证》还有“长子关平,字坦之,少随父任事,躬亲矢石,临阵不离左右,献帝建安二十四年十二月初七那日与关公同时遇难,享年四十二岁”的记载。我们知道,《三国志》是一部纪传体国别史,而《三国演义》则是一部长篇章回体历史小说。《三国演义》不是记载历史事件的史书,该书不符合历史真实的地方还很多。比如说,是孙坚温酒斩华雄,该书却写成是关公温酒斩华雄;是刘备设计火烧博望坡,却写成是诸葛亮的功劳。常平关帝家庙娘娘殿内还建有关平太子殿,这是无可争议的历史遗迹。所以说,关平确是关公亲生。
来源:发展导报(经同意授权转发)

求关帝灵签请回复:抽签
投稿邮箱:zzg2006918@126.com